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尉官正年轻第6集剧情:徐晓斌和许兵“啪啪啪”

来源:尉官正年轻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26 17:12  浏览:
尉官正年轻第6集剧情:徐晓斌和许兵“啪啪啪”
 
许兵大概是真累了,头一挨枕头,眼睛就睁不开了。既然困成这样,你就赶紧睡吧。她不,她又像只小猫一样偎了过来,闭着眼到处找他的胳膊。她缎子一样的身子一碰到他的身子,他的身子就不争气地呼呼着了起来,火烧火燎地别提有多难受了。真是谁难受谁知道哇!怛难受又能怎么办呢?你能趁着人家昏昏欲睡的时候强暴人家吗?那样的话,自己不光是个流氓了,还是个强盗了,成了双料的坏蛋了。
 
许兵醒了,眨巴眨巴眼睛,看见了徐晓斌如饥似渴的眼睛。她又眨巴眨巴眼睛,想起了昨天晚上给人家的承诺。许兵是个重承诺、守信用的人,她说过的话从来都不赖账。这也是徐晓斌这么信任地眼巴巴地望着她的原因。
 
许兵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,有些害羞。她有点羞涩地轻声问:“你醒了?”
 
徐晓斌知道门户在启动,高兴得声音都有点抖了:“我早醒了。”许兵倒打一耙:“早醒了干吗不叫我?”徐晓斌实话实说:“我哪敢呢。”
 
许兵笑了,张开嘴就咬了他一口。那不是假咬,那是真咬哇!徐晓斌被她枕得有些发麻的肩膀马上由麻转痛了。
 
徐晓斌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这一声像战斗的号角,徐晓斌如威武雄壮的勇士,一跃而起,投人到如火如荼的战斗中……
 
苦大仇深的孟勇敢在斗地主。
 
孟勇敢早早地醒了,在连队里是很难睡成懒觉的。当过兵的人都知道,能在连里不管不顾地睡懒觉,那是一件相,当困难的事。星期天也不行,休息时间也不行。
 
孟勇敢牙不刷、脸不洗地积极投入到笔记本电脑里的土改运动中。他给自己起了个“苦大仇深”的网名,斗起地主来一点也不含糊,真像个遭过大罪的农民。但这个农呙的立场非常有问题,这山望着那山高地特别不守本分,总是抢着去当那个地主。别人不当的地主,不管他手里的牌有多烂——用他的话说:“奶奶的,我是儿童团长吗?怎么没有一张大牌!”——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要下那最后的三张底牌,指望着那三张底牌帮他峰回路转。徐晓斌说他天生就长了颗赌徒的心,孟勇敢听了一拍大腿,说:“你别说,还真是这么回事呢。上次查体说我心电图有早搏,我还一直搞不懂这早搏是怎么回事,这下我可懂了。”
 
“怎么回事?”徐晓斌问他。他说:“早搏早搏,顾名思义嘛,就是让我早点去赌博呗!”
 
又是一手烂牌,又是不知死活地往火坑里跳,手里的“儿童团员”们又髙的高、矮的矮地排不成队。可想而知,他这个苦大仇深的地主,让人家斗成了什么孙子相。好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,大家谁也不认识谁,更别说谁能看见淮了。孟勇敢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老地主,胡乱地往外打发他那些敢死队似的“儿童团员”们,跑一个箅一个,跑一双赚一对也挺高兴的。
 
这时候手机响了,是徐晓斌。孟勇敢觉得有点奇怪,他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电子表,还不到七点,这个时候,这个在家度蜜月的家伙能有什么事呢?
 
“喂?”孟勇敢应了一声。
 
哪里有徐晓斌的动静?不过,还是有动静的,只是不知是什么动静。好像是喘气的声音,那气喘得又重又粗,好像是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到终点后,按着大腿大口喘气的声音。这是谁在喘气呢?孟勇敢又看眼手机,“徐晓斌”三个字清清楚楚的。徐晓斌在干什么?怎么喘成这样?哎呀,坏了,莫不是徐晓斌出了什么事,遇到什么危险了,危难中给他拨了这个报警电话?孟勇敢觉得自己头皮都有点麻了,他“喂喂喂”地大叫,又扯着嗓子喊:“徐晓斌!徐晓斌!你怎么了?你没事吧?”孟勇敢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开始早搏了,他甩掉脚下的拖鞋,准备穿上胶鞋,以刘翔一半的速度,跑到他家去救死扶伤。刚穿上一只鞋,手机里终于出现声音了,不过不是徐晓斌的声音,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那女声“哎呀”了一声,像是刚从很深的水里潜上来。
 
“哎呀。”许兵像不堪重负地呻吟了一声。大汗淋漓的徐晓斌滚了下来,四仰八叉地在那儿拉风箱。终于,他起伏的胸膛安静下来,他扭过头去,见许兵正望着天花板愣神。他又看了眼房顶,白花花的有什么看头?他捅了她一下:“哎。”
 
“干什么?”
 
“你好吗?”
 
“好什么?”
 
“你舒服吗?”
 
“你舒服吗?”
 
“我舒服,我太舒服了!”
 
“怎么个舒服法?”
 
“就像,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那么舒服。”
 
“你平时都挑着千斤重担吗?”
 
“起码昨晚上挑了一夜。”
 
“是吗?真可怜,早知道还不如让你早点卸下来呢。”
 
“是呀,害得我难受了一晚上。”
 
“怎么会难受呢?哪难受?”
 
“哪都难受,哪都不舒服。”
 
“现在不难受了吧?舒服了吧?”
 
问这话的时候,许兵像美女蛇似的探了过来,脸几乎贴到了徐晓斌的脸上。徐晓斌幸福地笑了,刚要伸手搂她,哪承想,被她又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