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尉官正年轻第9集剧情:高金义带头起哄

来源:尉官正年轻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26 17:19  浏览:
尉官正年轻第9集剧情:高金义带头起哄
 
副连长高金义不好去踢幸福的新郎官,而是踢了脚装糖的提包。高金义是河南开封人,吃惊的时候总要拖上长腔“咦”上一嗓子:“咦,咋回事?没听说你有对象呀?咋一下子就发昏了呢?”
 
是呀,是呀,连里有谁知道指导员有对象了?谁知道他谈恋爱了?前几天高副连长还说要把自己的表妹介绍给他,这下也泡汤了。
 
许兵嘴里含着喜糖,对新郎官一点也不客气:“你至于吗?结个婚还偷偷摸摸的?就冲这一点,份子钱免了!”
 
在场的各位齐声响应,像真能减租减息那样喜笑颜开。丛容大叫:“那可不行。我都送出那么多了,好不容易结了婚了,能不收回来点吗?”
 
高金义又“咦”:“咦!你小子莫不是为了收份子钱敛财,骗我们说你结婚了吧?”
 
大家都笑了。许兵说:“把新娘的照片拿出来让我们检阅一下。”新郎好像早就在等这句话了,他痛快地说了句“好来”,就蹲到地上去开他的皮箱。箱子一打开,大家又是一阵惊叫。高金义说:“奶奶的,你咋不把照相馆背来呢?”
 
怪不得他大包小包呢,原来他把婚纱照都扛来了,整整四大本,每本都比砖头沉,真难为他了。鬼吹灯小说
 
新娘太漂亮了,漂亮得大伙都倒抽了一口冷气。丛容这小子神不知、鬼不觉,一声不吭地把这个美若天仙的新娘娶到手,真该对他刮目相看了。仔细看看照片上的丛容,的确让人认不出来了。
 
高副连长抬起头来,看看真人,再看看照片,摇着脑袋又“咦”开了:“咦!这是你吗?”
 
丛容有些不好意思,他拨拉拨拉自己的小平头,解释说:“的确是我,不过化了化妆。”紫川小说
 
高副连长又叫:“咦!怪不得呢,化了妆的,化得都不像你了。”许兵笑了,用河南话说他:“咦!髙金义你干啥来?你咋这不会说话哩!”
 
高金义说:实话实说嘛,小崔说事嘛。”小文书不知轻重:“副连长,你是不是嫉妒呀?”高金义又叫:“咦!……”诛仙小说
 
许兵抢在他头里叫:“咦!文书,你咋说得这么对哩。”孟勇敢值班回来,桌上只剩下喜糖了。
 
孟勇敢说:“奶奶的,怎么光有喜糖没有喜烟呢?”徐晓斌说:“有喜烟,可惜早被抽光了。”孟勇敢扒拉着桌上的喜糖,挑肥拣瘦地没有一块中意的。他拍打了一下双手,像喜糖弄脏了他的手似的。
 
徐晓斌笑了。徐晓斌说:“孟勇敢,你知道你刚才拍手的动作说明了什么吗?”
 
孟勇敢问:“我拍手了吗,我拍手干什么?”徐晓斌说:“响声还在耳边回荡,你能不承认?”孟勇敢说:“就箅我拍了,能说明什么呢?”
 
“说明你潜意识里,对别人结婚这件事很反感。”徐晓斌分析道。孟勇敢来了兴趣:“我反感别人结婚?我为什么要反感别人结婚呢?”
 
“这就要问你自己了。”徐晓斌把球踢了过去。孟勇敢一屁股坐到桌子上,花花绿绿的喜糖硌着了他的屁股。他欠起半个腚来,将腚下的喜糖扒拉出来。
 
徐晓斌笑出声来:“你看看,你看看,你看你对别人的喜糖这个仇视劲儿。”
 
孟勇敢又从腚下抓出一颗漏网的喜糖,当做子弹射向了徐晓斌:“让你这么一说,我都变态得见不得别人办喜事了。我是这么没出息吗?”徐晓斌说:“你是不是这样我说了不算。”
 
“那谁说了算呢?”
 
“弗洛伊德说了算。”
 
“弗洛伊德是什么鸟人呢?”
 
“弗洛伊德是你大爷!”
 
两人正说笑着,一班长抱着一摞影集进来了。孟勇敢一看,吓了一跳:“娘啊!这是什么?”
 
一班长龇着虎牙笑了,说:“娘啊!这是婚纱照。”孟勇敢的脑子一时没转过来:“这是谁的婚纱照?”一班长笑得更欢了:“这是指导员的婚纱照。你白吃人家的喜糖了?”
 
孟勇敢说:“我压根就没吃,喜烟都不给我留一根,还好意思说!”一班长放下砖头似的影集,急忙从裤子口袋里掏烟,掏出一盒“中南海”烟。
 
“这是指导员的喜烟?”孟勇敢问。“你就权当是指导员的喜烟吧!”一班长说。孟勇敢伸手挡了回去:“你小子别拿假烟糊弄我!哎,我正要找你呢,你带两个人到宣传股去一趟。”
 
“干什么?”
 
“出公差呗。还能让你去干什么,能让你去当股长?”一班长走了,孟勇敢坐在桌子上翻着指导员的婚纱照。“哎。”孟勇敢叫正在上网的徐晓斌。
 
徐晓斌抬起头来望着他:“干什么?不好好参观学习你干什么?”孟勇敢说:“我给你犯点自由主义,你可别回去跟你老婆汇报。“徐晓斌说:“我肯定汇报!你不是说我是早请示晚汇报的标兵吗?”
 
孟勇敢说:“汇报就汇报吧,没准你家领导跟我有同感呢。”
 
“什么事呀?”徐晓斌有兴趣了。“我怎么觉得指导员这个人,好像哪儿缺根筋呢?”徐晓斌马上去看虚掩的房门,孟勇敢跳下桌子跑去关上了房门。孟勇敢又跳上桌子,说徐晓斌:“就你讲政治,讲得胆小如鼠。”徐晓斌不服:“指导员又不是政治,讲他跟讲政治有什么关系?”孟勇敢笑着说:“他是政治指导员,讲他就是讲政治。”徐晓斌说:“那你就别讲他了,我还懒得听呢。”孟勇敢说:“你不愧是领导干部的家属,这么讲政治。那我就不跟你讲了,免得你担惊受怕。”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