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尉官正年轻第13集剧情:许兵威胁徐晓斌打电话

来源:尉官正年轻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28 14:27  浏览:
尉官正年轻第13集剧情:许兵威胁徐晓斌打电话
 
许兵忍着笑,问她们:“有什么可笑的,看把你们乐的。”胖上等兵说:“看把徐技师可怜的,太好玩了。”
 
“他可怜吗?”许兵问。
 
“对!他够可怜了。”
 
“他太可怜了。”女兵们七嘴八舌。许兵问:“那怎么办呢?”
 
胖上等兵说:“那你就让人家搂着呗。大家说对不对呀?”基督山伯爵小说
 
“对!“大家齐声高呼,然后又是一阵大笑。许兵笑着对徐技师说:“那行吧,少数服从多数,你就搂吧。”徐技师臊得直摆手:“箅了算了,还是回家搂吧。”女兵们笑得更厉害了,有的还笑得蹲在地上直“哎哟”。许兵训她们:你们笑够了没有?没笑够冋去笑!我还要跟你们分队长说事呢。”
 
女兵们笑着跑了,倪双影问:“连长,什么事?”许兵说:“你明天没事吧,到我们家吃饺子吧?我包的饺子可好吃了,希望你来夸夸我。”
 
倪双影笑了,说:“行,明天我没事,我去。”刚要走,又停下来问:“连长,是明天中午还是明天晚上?”许兵说:“中午吧,晚上吃了长肉。“倪双影高兴地追她的手下去了。徐晓斌在这边叫上了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锦绣未央小说
 
许兵说:“什么怎么回事?难道我没权力请客吗?”徐晓斌说:“你当然有权力了。你是谁呀?你想干什么不行呀?我是纳闷你怎么想起请她来吃饺子了?”
 
许兵说:“我不但要请她,我还要请那个孟勇敢!”徐晓斌马上说:“你快拉倒吧。你就别动这个脑子了。这事不可能。你这是瞎子点灯由费蜡!”
 
许兵说:“这用不着你操心。我有的是蜡,我乐意费!你要做的就是把孟勇敢给我请来,剩下就没你什么事了。”解忧杂货店小说
 
徐晓斌摇头:“为这事,我町请不动他。”
 
许兵说:“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呀,你非说倪双影也来呀。我就不信,你请他来吃饺子,他能不蹦着高来?”
 
徐晓斌说:“嗯!等他看到了倪双影,他再回分队跟我蹦着高没完。我这是何苦呢?”
 
许兵问:“你就那么怕他?”徐晓斌说:“对!我就这么怕他。”许兵又问:“难道你就不怕我?”
 
徐晓斌说:“我也怕你。但内外有别,咱俩是人民内部矛盾,我跟他是敌我矛盾。我何必没事去招惹敌人,让敌人跟我暴跳如雷、没完没了呢?”
 
许兵说:“那好吧,今晚你离我远点,不许碰我!”徐晓斌说:“你看看你看看,你这人多没劲。动不动就拿这种事来要挟我,你就不能换个招子?”
 
许兵说:“这招就管用,就百试不爽。我为什么要换?不换了,就它了,看你怎么办!”
 
徐晓斌咬着牙说:“行,今晚上我不碰你。”许兵说:“行,有本事你以后也别碰我,永远也别想碰我!“徐晓斌笑了,说:“咱先说今天晚上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”许兵点头:“行!今儿晚上就今儿晚上。我倒要看看你徐晓斌多有本事。”
 
徐晓斌又讲条件:“咱可先说好了,上了床不许你挑逗我。”许兵不干:“那你就管不着了。我的丈夫,我愿怎么挑逗就怎么挑逗。怎么,不行吗?犯法玛?”
 
晚上上了床,还没等许兵合法地挑逗,徐晓斌自己就蠢蠢欲动了。许兵及时地提醒他:“徐技师,你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了?”徐技师大言不惭地说:“我说过的话多了,哪能都箅数?”徐技师饿狼一样扑上去,许连长手脚并用地抵抗着,坚决不让他近身。儿个回合下来,徐技师愣是没有得手。
 
徐技师先撤出战场,他跪在床上喘着粗气彬彬有礼地问许连长:
 
“你想干什么,你想造反吗?”
 
许连长也是上气不接下气地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你先给孟勇敢打电话。”
 
徐技师盯着眼前迷人的身子,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,又痛心疾首地问:“许兵同志,你这不是赤裸裸的性交易吗?”
 
许兵同志忍着笑,无所谓地说:“徐晓斌同志,随便你怎么说,你打还是不打?”
 
徐晓斌同志欲望战胜了理智,无可奈何地点头说:“那就打吧,把电话递给我。”
 
徐晓斌拨通了电话。“孟勇敢吗,明天中午过来吃饺子吧。”
 
“明天的太阳要从西边出来吗?”
 
“你少废话!你来不来吧?”
 
“来来来,当然来了!不会是你俩谁过生日吧?我还要带生日礼物吗?”
 
”谁的生日也不是,不过你要带礼物我也不反对。““那我就别那么见外了。我早上可不吃饭了,多包点,别不够吃。哎,是什么馅的?”
 
“包什么你吃什么,哪这么多废话?”徐晓斌重重地扣了电话。徐技师低下头来盯着许连长:“你交代的任务完成了,我可以行动了吗?”
 
许连长笑逐颜开,张开了双臂:“亲爱的,还等什么,快来吧!”
 
孟勇敢对许兵来说,不过是手下的一个分队长。要说有什么特殊的话,那就是他同丈夫徐晓斌的关系。他俩是铁哥们,是死党,用别人的话说,穿一条裤子还嫌肥。愈是这样,他在许兵那里愈没什么好果子吃。这也是他自找的,连里那么多的干部战士,谁让你偏偏跟连长的家属这么铁呢?偏偏连长又是个认死理的人,认为愈是自己的人,愈要严格要求。因此,在严格要求自己丈夫的时候,捎带把他也给严格上了。对此,孟勇敢真是比窦娥还冤。他到处诉苦,到处散布事实真相:“老子跟她家徐晓斌好的时候,哪有她什么事呀?我要是知道徐晓斌日后会娶她,我毕离徐晓斌八丈远了!”
 
也是,人家孟勇敢跟徐晓斌友谊刚开始的时候,两人还都是战士呢。那年,连里为了给徐晓斌这个地方大学的漏网分子创造好一点的复习环境,把他打发到了五里沟哨所。哨所就俩人,按一般规律,这俩人日后不是朋友就是敌人。孟勇敢和徐晓斌日后成了铁杆朋友,说明他俩前世是有缘分的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