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尉官正年轻第17集剧情:丛容家属来了

来源:尉官正年轻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28 14:33  浏览:
尉官正年轻第17集剧情:丛容家属来了
 
高金义抱着一床黄军被,站在会议室的门口,笑容满面地说:“不累。老婆孩子要来了,我都忘了累是咋回事了。”
 
许兵看着他怀里的黄军被,说他:“你可真没情调。你知不知道久别胜新婚呢?你就让你的新娘子盖黄军被?”
 
高金义的大嘴都咧到极限了,说:“啥新娘子呀,都孩儿她娘了,盖啥不中啊。”
 
许兵摇头,说:“我要是她,我就不高兴。”高金义说:“我老婆没你那么讲究,只要不冻着,盖什么都中。”高金义风一样刮走了,一直没插上话的丛容开口了,他不说话则已,一说就令许兵吃了一惊。
 
丛容说:“不好意思,我家属也要来了。”
 
许兵真的吃了一惊,因为丛容刚从家里冋来还不到一个月,按惯例家属是不大可能来部队探亲的。再说又是刚结婚,男的前脚刚回部队,女的后脚就追来了,虽然在情理之中,但毕竟不太好看,惹人笑话,让人说闲话。
 
许兵里然心里边吃惊,脸上还不能暴露出来。她假装丛容两口子也是老夫老妻了,见惯不怪地问:“是吗,什么时候?”丛容说:“快了,过几天她就可以来报到了。”许兵这次不用假装不吃惊了,她大吃一惊地问:“报到?她到哪儿报到?”
 
丛容笑了起来,美滋滋地说:“她要来北京工作了,是中关村的一家公司。”
 
许兵说:“是吗,这么说你不用两地分居了?”丛容高兴地点头,说:“不用了,可熬出头了。”许兵听眼前这个新丈夫说出老丈夫们才该说的话,而且还说得如此真诚,如此发自肺腑,一点都没有调侃开玩笑的意思,禁不住“咯咯”笑出声来。
 
丛容敏感地问:“你笑什么?”许兵说他:“你才结婚几天哪,还敢说熬出头这种话。”丛容认真地解释:“这跟结婚多久没关系,这是一种感觉,备受煎熬的感觉。”巴州往事
 
许兵笑着说他:“想不到你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。”丛容听不出这是玩笑话,还认真地点着头,表示她说得很对。跟丛容这种特别不好玩的人开玩笑,说到底,是开玩笑的人不识时务,自讨没趣。许兵赶紧给自已找台阶:“哎,房子找好了吗?”
 
丛容的好心情马上受了影响,他叹了口气说:“还没着落呢。平时看团里有那么多的空房子,怎么一到我要住了,就变紧张了呢?”
 
许兵说:“我家楼上政治处的袁干事刚搬走,好像还没分出去呢。”丛容摇着脑袋说:“连长你别逗了,那种营职房,我可没敢想。我们又不是双军人,怎么能一下住进单元楼呢?”
 
许兵给他鼓劲:“事在人为嘛。你不奋斗试试,怎么知道结果呢?”丛容的脑袋还摇着:“我不用奋斗就知道结果,我不瞎费那个功夫。”
 
许兵敲开后勤尹处长办公室的门,尹处长见了她格外高兴。
 
尹处长甚至站起身来,一迭声地说:“稀客!稀客!我说早上怎么有喜鹊在我头顶上叫呢,闹了半天是美女登门了。”
 
许兵笑得合不拢嘴,好像很喜欢尹处长叫她美女。美女也不跟领导见外,不等让座,就日己坐到领导对面,冲着领导微笑,笑得如花烂漫,分外好看。
 
“说吧,又想要什么了?”在这样的笑容面前,领导变得格外没有架子,分外地好说话。
 
在这样没有架子、好说话的领导面前,有什么要求最好是开门见山,不用绕圈子。这样的道理许兵懂,也不是没有经验。许兵开门见山,直奔主题:“我是来跟处长大人宴我家楼上刚腾出的那套房子。”
 
“你要那房子干什么?”领导这不是装的,也不是跟她打官腔、耍花招,而是领导真摘不清楚她要那房子干什么用。许兵莞尔一笑:“要房子自然是住喽。”
 
领导被她调动起来,有些好奇了:“你家来客人了?要借着住一阵?”
 
许兵在对面摇头,摇得领导愈发来情绪了,愈发要问个究竟了:“你要那房子做什么用?你不说,我怎么能借给你呢?”许兵头一歪,问道:“我说了领导就会借吗?”领导的胖身子向椅背上一靠,很有气势地说:“你说了我就借给你!”
 
“此话当真?”
 
“当真!”
 
“不是逗我?”
 
“不是!”
 
“痛快!”许兵拍了一下尹处长的办公桌,像她是这张桌子的主人。拍完尹处长的桌子,她又夸尹处长的为人:“怪不得下边都说处长办事痛快,有魄力,有当主官的风范。”
 
 
尹处长笑了,摆着胖手说:“你就别再给我灌迷魂汤了,我真有点晕头了。”
 
晕了头的尹处艮果真就把那套房子“借”给了丛容。送许兵出门的时候,尹处长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她,对外一定要说这房子是借的,是暂住的。
 
许兵站在门口向他小声保证:“放心吧处长,我会提着我们指导员的耳朵嘱咐他的。”
 
幸福的周末,幸福的许连长和徐技师幸福地进了单元门。到了家门口,许兵像治水的大禹,过家门而不入,脚步铿锵地继续往四楼走。身后的徐技师喊她:“哎,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,想消消食啊?”
 
许兵转回身来,也不说话,先用食指勾他,又用媚眼引他,显然是想让他跟上来。徐晓斌疑疑惑惑、嘟嘟囔囔地上来了。“你搞什么鬼呀?”徐晓斌不满地问。
 
TAG: